大同新闻网

撸串,你选哪一派?

如果说冬天适合吃火锅,那么夏天就是烧烤的好时节了。特别是炎炎夏日的晚上,约几个好友一起聊聊天、撸撸串、喝喝酒,是许多人消夏的首选方式。不过,撸串的方式也有很多种,有人独钟街边小馆,有人喜欢专门的烧烤店,还有人喜欢和家人好友去野外DIY……你喜欢哪一派呢?

库记串店:炭烤时代的代表

  头一次去库记吃串儿还是快30年前的事了,那时候,库记还只是帅府街南口的一个简易棚子。每到傍晚,等着吃串儿的人就排起了长龙……
  阴差阳错,参加工作后发现单位到库记串店的距离只是拐个弯儿而已。于是,在那些单身的日子里,高兴了去库记串店撸一把,心烦了去库记串店“喝断片”。最后,硬是和那里的老板处成了哥们儿。
  说实话,吃了几十年的串儿,最钟情的还是库记。炸串儿达到了“一口香”的境界,小而嫩的牛肉块儿用竹签子穿上放在油锅里炸,出锅后蘸上特制的酱料,香辣无比。
  而论炭火烤的串儿,库记的应该是地道的大同烤串了。羊肉肉嫩多汁,牛肉弹牙适口,弓后筋松软耐嚼、霸王筋劲脆不硬、板筋柔而多汁……最为令人称道的是,库记虽不能称为百年老店,但实打实地可称得上是大同的老串儿店了。从开业至今,历经三代人,一路炭火始终未断,为聚朋唤友的人炙烤着互诉衷肠的美食,也成为夜归人的深夜食堂。
  作为大同最老的串店之一,同时也是大同最老的清真串店,库记历经三代人,而且30多年创下的金字招牌,绝不是浪得虚名,不仅是大同串儿界之代表,更是炭火烤串时代知名的代表了。王平

电烤串:烤串方式新革命

  夏天,可谓是烤串的天下,每每走过各家串店,各种烤串的香味扑鼻而来,让人欲罢不能。甚至有人声称自己的夏季餐饮生活为“一日三餐小烧烤”。
  说起烤串,从上世纪90年代起,烤串的方式就已经开始了革新,从单一的炭火烧烤演变为吊炉烧烤和电烤。日前的一天下午,记者从万达溜达出来走到伦敦街东口时,发现了一家名为“二师兄”的电烤串店。出于对烤串的热爱,便走了进去。
  店内装修简洁大方,不到 6时,已有好多前来就餐的顾客。落座后迫不及待地点了羊肉、牛肉、肉筋、板筋,以及一些蔬菜。等待的时间总是让人煎熬,还好结果让人很满意。不同于炭火烤串,电烤串在烤制时可以有效地控制温度,不与明火产生接触,热力均匀,防止烤焦。这样在烤制过程中油脂和水分流失较少,所以串的个头看着也大些,吃起来的口感也较为鲜嫩。
  几根肉串下肚,口齿留香。再试试他们的烤蔬菜,酱料十足,味道也是不错的。最让人意外的是发现他家的菜单上有辣炒羊血,第一次吃还是在好多年前了,再次尝到还是那个味道,给店家一个大大的好评。孟维鹏

野外烧烤:休闲放松受青睐

  虽然烧烤多吃不益,但人们对其的喜爱却一直都难以改变。尤其是在炎炎夏日,找一处有山有水、风景优美的地方,与三五好友一起游玩、烧烤,更成为许多市民周末休闲的方式之一。
  日前,市民张利和几位朋友一起带着家人自驾到郊外烧烤。他告诉记者,每年夏天,他和朋友们都会组织几次这样的自助烧烤活动。每次都会找一处有山有水的地方,孩子们一起玩,大人们动手烤东西,边烤边聊,边吃边玩,比去街边烧烤店有乐趣多了。
  而经常参加户外活动的李霞告诉记者,她经常去野外自助烧烤,有时是和几个朋友带上各自的家人,有时是参加户外俱乐部组织的集体活动。
  采访中,一家户外运动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也表示,近年来选择到野外烧烤野餐的人特别多,尤其是假期,很多家长都会带着孩子出去玩。所以每到夏季,他们不论是组织自驾游,还是骑行游,烧烤都是其中最主要的一项活动。
  而在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,现在许多烧烤店都有为一些有自助烧烤意愿的市民提供烤箱、肉串,甚至帐篷、桌椅等的业务。 王锦华

无敌串店:正宗烧烤美味依然

  虽然记者已开始逐渐告别了撸串喝啤酒的狂野岁月了,但“无敌”这一名号始终是记者无法拒绝的,毕竟那曾代表了大学时弟兄们的美好回忆。
  20多年前,大同的烤串儿还多在街边的铁槽上时,无敌串店就已经在当年的新开西二路开了店。那时,记者和几个同学的聚会经常都是在无敌串店进行的。两毛钱一根的肉串、一块钱一瓶的五星啤酒,每次都是以“谁也不服,我只扶墙”结束……
  在那个年代,学生的解馋方式似乎只有烤串+啤酒,而在无敌串店吃是有品位和上档次的吃法了。
  不仅如此,从烤串到烧烤的华丽转身,正是无敌串店带给大同这一美食之都的无法抹去的记忆。羊肉、牛肉、肉筋、弓后筋、板筋……腰子、牛鞭、羊宝、鱿鱼、平鱼……韭菜、香菇、蒜、金针菇、包子、馒头……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烤着吃的。串儿变成了烧烤,顿时感觉高端了许多。
  去年,无敌串店在南环路重张开业后,和几个好友又去撸了一把,虽说已是两鬓多了许多斑白,酒也从“不醉不归”改成了“今天开车了”,但美味依然、情怀依旧,谈天说地间仍有一种“人生已经达到了巅峰”的感觉。 老牛

街边烧烤:年少时的幸福回忆

  上世纪90年代的大同,每到夏夜,处处浓烟滚滚,串摊儿林立。而当时,记者还只是一个学生,夏夜街边串摊儿的浓烟曾是每天下了晚自习之后,饥肠辘辘的归家路上最大的阻碍。
  印象中,第一次在街边豪爽地撸串,是在高考结束的那个夏天。凭着在红旗广场给人拍了半个月照片,挣了170块钱,于是拿出其中的20元,人生中第一次喝了一整瓶啤酒,吃了一顿向往已久的路边串摊儿。
  之后,大学的几年里,路边摊成了和朋友们最为经济划算的聚会地。四五个人,常常每人一瓶啤酒加二三十根串儿。那时,几乎大同所有著名的路边摊哥儿几个都去吃过,铁牛里的老黄、帅府街的库记、新华街局东电烤串、老华林楼下的新疆大胡子、西门外的老许、下寺坡街、小西门、大十字街……每条路边都留下了无尽的传说与回忆。
  那时,炙热的烤串炉中烤出的是朋友们的真情实意,浓烈的云冈干啤中流淌的是朋友们的豪言壮语。20年后再回首,早已忘记了酒后的尴尬窘态,更多的是青春中一个个幸福的片段。老牛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关于我们 网站运营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
2008-2015 大同日报传媒集团 版权所有 山西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号:14083031 晋ICP备05004450号
🔥澳门葡京真人娱乐官网-澳门葡京网上赌场-澳门葡京网上赌场-澳门葡京娱乐网址平台-大同资讯